今天和大家聊的这个话题呢——昨天在网上刷屏了,可见影迷们都非常关心——因为,它和我们整个电影业未来线上线下的布局、跟流媒体与电影院之间的关系,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。


线上线下,自从网飞崛起之后,似乎已经老生常谈了。


但这次的情况有多少有点不一样。


线上线下,已经争了不少时间了


这件事的一个由头,是习主席近期去浙江视察一个大数据中心,他跟现场的工作人员聊天,谈到了一些和大家生活有关的事儿。其中有一句跟咱们电影有关,“大家想看电影,就看网上的吧”。


是说,虽然现在整个抗疫的情况比较乐观,但是我们还是不能掉以轻心,不能做过多的群聚性的事儿,而电影院当然就是群聚性的场所——


所以,尽管知道大家都很想看电影,身体很诚实,现在没办法,还是再等一等,忍一忍,先在家里看看流媒体吧。




我特别注意到,当时现场谈话的气氛是非常轻松的——他说完这话之后,周围大家也都发出了笑声。


这很像是一种唠家常式的“唠嗑儿”,实在无需和电影产业具体发展的措施强行连接。比如,因为这句话,不少院线人士就有点犯了愁,认为电影院复工还将是遥遥无期。我觉得不用太紧张。但,还是有很多值得我们去思考的问题:比如电影业未来到底如何去进行产业布局的问题,这是很有启发意义的


拿我们电影资料馆来说,以前每周给大家放非常多的艺术电影,已经在北京市乃至于全国做出了一定的影响。但是,坦白的说,我们单位的线上服务还相对较少,到现在这个时候,一旦面对疫情的冲击,线下影院出了很大的问题,线上服务又没法及时跟上,这难道不值得我们去好好思考吗


讲真,最近我们一直在思索这方面的问题。


《波西米亚狂想曲》发行的ScreenX版本


说到这里,当然少不了去谈谈电影院和流媒体之间的关系。它们之间的“优劣”,过去我也有专门聊过。比如,线下电影院相比线上,有几个非常重要的优势:


第一,当然就是银幕大、视听效果好,家里没法跟电影院进行PK。


第二,电影院有非常重要的社交的价值。很多人到电影院去,有的是娱乐,有的是审美欣赏,有些人是谈恋爱,很多罗曼蒂克的时刻都是在电影院这个黑不隆冬的地方,你勾勾我小手,我勾勾你小手,这时候电影院就成了一个充满暧昧但是非常有魅力的难忘空间。


第三,电影院本身可以做空间延展设计。在这个现代空间中,我们是不是可以让用户更多地驻足?比如喝个咖啡、看看书——这实在是线上没法去进行学习的。


百老汇电影中心的空间延伸


这是过去电影院的和线上相比很大的一个优势,因为有这些优势,很多人都坚信:电影院一定是不会被线上流媒体所取代的


过去我也是持这种观点,但真的一定会这样吗?


尤其随着5G革命的到来,未来又会怎么样?一些似乎正在起变化。


我们家用投影最大不过100寸、200寸,但现在已经出现了“视觉增强”的VR眼镜。如果以前大家在北京国际电影节看过蔡明亮的《家在兰若寺》,你会惊奇地发现,你看到的不是一个简单的投影,而是一面墙一样大的标准银幕的画幅


未来,一旦5G普及之后,或者VR眼镜变得越来越家用普及,我们是不是可以直接通过这个小机器,看当下市场最热门的分账大片我相信,只要政策允许,就一定可以实现



北京国际电影节《家在兰若寺》放映现场

截图自陀螺vlog


第二,说到社交的问题。当然,线下很多的社交是没法被取代的,但线上也有非常好的一些社交体验在不断的推进。


昨天晚上,我就被一群热情的影迷拉到了一个260多人的微信群里,大家先准时8点统一行动,在线上分头观摩了张国荣的代表作《春光乍泄》,再请我群里做了一个45分钟的交流,还附带抽奖活动。


大家玩的不亦乐乎,最后活活折腾夜里11点半


我想请问,哪个线下观影团能搞到大半夜?


有交流,还有抽奖


过去大家会在线下搞一些观影团,现在也可以搞云上的观影团


只要组织的好,这样集体性的活动,我觉得线上也可以做的很有趣。


第三点,谈到空间利用的问题。虽然现在线下确实有一些完全碾压式的优势,但是很遗憾,很多电影院压根就把这个优势忘掉了,它们不过就是放电影、卖爆米花而已。


电影院其实可以真正把空间利用起来,做展览、沙龙、交流、纪录片放映、书店,但目前的情况,很多电影院压根没有这样的思维,所以类似于北京百老汇电影中心这样的文艺小地标还是真的很少。


线下是有优势的,但是线下这个优势我认为,实际上现在并没有发挥出来——能否发挥出来,与是否具备专业团队和策展思维有直接的关系



百老汇电影中心「日本动画电影大师回顾展」

装置“今敏的角落”


说到这里,大家或许会发现,本来我们电影院具有非常大的优势,极强的话语权,但在今天随着技术的发展、设备的发展、5G的到来,线上就有可能就会具备一定的优势。


更重要的是,我想未来不管怎么样,线上线下一定都是打通的,一定都是需要去具备这样的一种互联网思维的


电影,未来必然且一定是属于互联网的


对于这次疫情来说,最重要的一点,是它真的改变了我们很多的惯常思维。比如,过去我也不戴口罩,而最近不论到什么地方去,不戴口罩压根不让你进。我在想,假如疫情几个月后或者一年后完完全全结束了,到那时,还会有多少人保留戴口罩的习惯呢?


也许很多人,包括我自己,那时候为了别人和自己的健康,我们会把戴口罩变成我们日常的一个习惯


这对电影当然也是有同样的启示,不管未来会不会还会发生相似的事情——我们当然希望疫情永不再来,但目前更有可能的是,这个该死的东西有可能和我们长期共存。那么,我们未来在做电影事业的时候,就要想到:除了有线下的plan A之外,还得有个plan B,一定要做一个线上的预案


几个月前著名的“檄文”


我绝没有唱衰电影院,因为我们自己就是电影院的工作者


我身边有不少做电影的朋友,最近都在考虑,既然疫情一时半会儿无法结束,是不是要把自己的电影“转”到线上?


这时候我们又会想到《囧妈》。《囧妈》在两个月前被大家骂得一塌糊涂,电影院联合起来抵制,后来当然慢慢也没有办法了,《肥龙过江》《大赢家》都陆续出来了。也许,着眼线上,可能已经成为电影未来布局的一个非常重要的、不是补充而是基础性的手段


线上过于广阔,保不齐还有一片蓝海的可能。


当然这并不容易。现在很多的流媒体还在烧钱、亏损,最近财报出了,大家都看到爱奇艺一年亏损达到100多亿。这当中买大版权、烧带宽的费用是惊人的。但一旦线上做起来之后,观众数达到一定的数量级,对电影的生态会有很大的影响。


《囧妈》事件,我们可以将其看成头条系对“爱优腾”的一次偷袭,它的对标绝对不是电影院,而是流媒体烧了这么多的钱去吸粉,这些粉丝也许会为它未来布局线上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契机。这个钱,未来还得烧下去。




所以,未来是不是新式的“网大”就雄起了?也许是,因为很多电影以后将会专门创作,供线上进行放映,收回投资,当然这类电影基本上是以中小成本的电影为主。


但我还是要强调,整合线上线下的思维是非常重要的,就像未来无论怎么样,我们会养成戴口罩的好习惯,那么布局线上线下,把线上线下作为一个同等重要的战略选择,也一定是非常重要的。


这里,我也想到了著名的电影大师斯坦利·库布里克。


1968年的时候,早在人类登月成功之前,他就拍出了《2001太空漫游》。其中就有一个对我们今天的生活非常重要的预言——两个宇航员各自吃各自的饭,看各自的平板(库神甚至预言了iPad的发明),这说明了什么问题?



库布里克大师早在1999年就去世了,但他已经预感到,21世纪人类的生活将越来越“原子化”每个人都是单独地进行生活,形成一种新的一种生活方式。


以前大家都是群聚动物,所谓“乌合之众”,每个人都怕被集体抛弃,所以传播学中就有一个“沉默的螺旋”的观点,大家普遍是倾向随众的。


但现在,由于结婚率和生育率的降低,大家已经逐步朝向独自生活,主体性空前的凸显。


在这样一个时代,不少身边的小伙伴告诉我,它们明明合租一个房子,但你住你的那间屋,我住我的这间屋,各自点各自的外卖,彼此都不相见。需要联络的时候,我们放弃了敲门,而是通过网络进行联系,这可能就是现在全新的御宅族生活吧。



随着这种人群越来越大,在线下进行社交,也许也很多人不一定是最重要的、唯一的选择,那么线上的价值就空前重要,这种生活习惯可能会对我们未来电影发行、接受、营销、投放都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。


也许未来我们人类的宿命,就是越来越孤独——那个时候独自看电影、独自生活可能会形成21世纪的一种生活习惯,甚至是生活品位


像《囧妈》这样的电影,2020年第一个吃螃蟹的大片,未来它或许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常态。未来5年、10年,中国电影会有什么样的发展?我看不清楚,但时刻憧憬着。大家有什么想法,也欢迎在留言区和我们一起聊聊。


“大家想看电影,就看网上的吧”

这句话背后,会给中国电影界带来何种战略启示?

今天我们好好谈谈




上一篇: 抢注囤积待价而沽 恶意抢注搅浑了商标注册这潭水
下一篇: 2012中国鞋服行业电子商务峰会官网上线

热门推荐

精选推荐